菜单导航

我的求先生涯

作者: 小思瑶 发布时间: 2020年02月09日 14:59:34

  小时候家贫,爸妈又生了七个女儿,经济上几乎每月都处于捉襟见肘的日子。爸妈深知我们家无恒产,又缺少后台没有人际关系,爸爸只有做一个奉公守法的小警官,打拼事业,妈妈也节衣缩食,希望我们姐妹长大后能出人头地。在仕大夫的观念下,“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髙”,爸爸想我们杨家要扬眉吐气,改变命运,唯有从做学问开始。妈妈又从小灌输我们:一个做母亲的是影响一家人的灵魂人物,更应该注重妇德的修养。

  由于爸妈认为老大有带头的影响力,故对我的管教甚严。从小学起,每天六点第一个起床,拿个小板凳坐在厨房火炉旁读书,为的是还要照顾好炉子上的稀饭,不要让它溢出来,深怕糟塌了一锅粥,家人的早餐没有了着落。草草吃完早饭便去上学,下午四时放学回家,家中经常是铁将军把门,因为妈妈常为了月月赤字的家计难为、无法面对,便寄情于方城之战,将眼前的困境丢诸脑后麻醉自己。我每次一到家立刻去隔壁借了一把椅子,翻墙进去,打开门就开始忙着生火煮饭做菜的大任。妹妹们陆续放学回来,帮她们洗澡、教功课,等爸妈回来一起吃饭。饭后才是我的读书时间。记得妈妈有时战绩败北归来,家中气氛不佳,我最难过的事是,当我一面在洗碗时,妈妈没好气的就在旁说:“你再不好好读书,我就把你送去当童养媳!”,这时年幼的我,便在心中立定志向,我这辈子绝对不学打牌,并且要好好多学习妇德。

  爸爸虽然经济拮据,但为了我们的课业,宁可大家勒紧裤带,把省下的钱给我缴补习费,深怕课业落后于人。我也不辜负爸妈的苦心,小学时以第三名的成绩保送士林初中。在那时士林只是一个小小的偏僻乡下地方,如想将来有出息,自是应再利用毕业后苦读一个月,再赴台北去考联考,争取读上较好的市立初中。但因妈妈快临盆生小六了,家中需要小帮手照顾,我就选择免试保送初中了。

  在当时遇到邵梦兰女士当校长,由于她带着儿子寡居,全心全意放在教育英才上。她剪了一头利落的短发,还抹上油更显出她的精明干练的样子。每天在朝会的演讲台上,当我这A段班的体育股长,带领全校师生做完女生部示范操后,邵校长都会做简短的精神讲话,我也很仔细的聆听并记下了她教导我们的:“在规定的时间,规定的地方,做规定的事”做为我的座右铭。因为她的国学造诣深厚,毎周四的下午集结全年级的学生,在大礼堂内席地而坐,她亲自敎导《论语》。每次只教3、4小段让我们了解其中的意义。虽然这些都是列入高中必修的科目,但她认为年纪小、记忆力好、可塑性髙,所以她亲自提前教导,并且当场带着大家,摇头晃脑的全部背了下来。没想到这些儒家忠恕之道,深深影晌了我这一生做人处事的人生哲学,而且也为我在心中建立了一把衡量君子之道的尺子。

  邵校长更不惜重金聘请好老师来校敎学,在我的导师采凤琴女士,热心督导下,三年后考高中的成绩大放异彩。光是我们一班就考上了14个北一女,这对我们属于乡下名不见经传,以往只有小猫二、三只,考上北一女的升学率的士林初中,也开创了崭新的一页。犹记得在毕业后尚有一个月时间的暑假期,我远离家中嘈杂的环境,每早七时,背着厚重的书包,独自一个人来到学校四栖的阳台,趁着太阳尚未高升,我躲在阴凉的地方,照着我的加速版的读书计划,埋首苦读一个多月,幸运的我也成为14名中的一员,爸爸欣慰不已,因为他对我的苦心栽培也初见成效,同时为了纪念我的导师采凤琴女士,爸爸又为刚生下来的小七妹妹命名为“采七”。

  但毕竟我们这群乡下学校的孩子,到城市与这些同属优异成绩考上北一女的佼佼者,才上了一学期,我们的实力立见真章。乡下毕业的我,成绩几乎是吊车尾。而且第一年更因学业成绩仅以0.2分之差,未达80分,使我饮恨失去参加向往已久的仪仗队资格,令我抱憾终身。我也因此痛下决心要迎头赶上,绝不再落于人后。

  那时的校长为江学珠女士,她很少训话,无为而治。而同学们均自动自发,你可以在学校任一角落,都会看到有人在自修,即使是走过转弯的墙角,你也会出其不意的发现有个人在面壁自修,真的令人叹为观止。因此我在这种读书风气的洗礼下,也养成了无论在何环境下,均可静下心来读书的好习惯。从高二起,我每天搭六点的公车,带着二个便当去学校,这就是我的中餐与晚餐。到了学校后也学那些学长的例子,在操场旁选了棵茂盛的大树下,对着树干喃喃地唸起书来,直到七点五十分的升旗典礼。晚上吃完便当,在操场上与知心好友们绕着操场散步,抒发一天的情绪与互相的关爱之心。一到六点继续在学校开放的晚间自习教室,去闷头读书并与功课好的同学随时请益。经过日夜苦读,到高三毕业时,老师照名次发成绩单,念到第十名居然是我,全班一片哗然,没有想到竟会冒出我这匹黑马。

上一篇: 网络上的有声和平

下一篇: 酒事絮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