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
黄山又添一绝景

作者: 小思瑶 发布时间: 2020年02月09日 14:38:04

  上周五的上午,我正在给一位八十高龄的患者做手术,护士接电话说,我一位多年好友从黄山归来,打电话说,他刚从黄山归来,拍的一绝版图片,独一无二,求我给图片起个名,友是个摄影爱好者,又是市摄影协会的理事,多有作品上报刊登。

  刚进门,朋友一失往日的热情,茶也不让喝一口,烟也不让抽一支,急急忙忙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,只见,黄山顶上,一轮红日喷薄而出,朝霞照彻了整个无际群山和森山,黄山的松和石霞光尽染无余,奇观壮丽,此情此景不正彰显伟大的祖国“鸿运当头”吗?“好!好!好!”朋友大声连喊三声,就叫“鸿运当头”。看见朋友兴奋无比的样子,我也被感染,此图片真是美轮美奂,珍贵无比。

  年少时曾读过明代伟大的地理学家、旅行家和探险家徐霞客,清代医者费佰雄,诗人散文家袁牧及宋代诗人朱彦的作品,尤其曾被徐弘祖的“五岳归来不看山,黄山归来不看岳。”的名句所折服。黄山四绝的奇松、怪石、云海、温泉曾使多少文墨骚客吟诗作对画,流芳百世。读费佰雄《游黄山记》,黄山并不是山色为黄,而是因为春秋战国时的春申君黄歇曾在这个地方读过书而得名,可见名人与山之名还是有关联的,就像平凉的崆峒山因广成子修练而成为“天下道教第一山”一样流芳百世,海南的“毛公山”也同样如此。

  此情此景,我不由记起2006年6月6日游黄山的情景,那年去州开会,会期结来后我们一行五人,坐火车至金华,转车宿新安江。次日晨几经辗转至淳安,在千岛湖一日游后,坐船至深渡,然后转车至汤口住宿。在深渡至汤口的路上,天一直下着小雨,朋友推荐若次日下雨,可选择游西递或宏村,这两地古民居尚较完好地保存明清时的徽派建筑,值得一看。

  次日一早,本欲游西递。但就在出发前,天气转晴。而山上却云雾依然,飘忽不定,于半山间时起时散,时而露翠,铅华尽显,时而枕岫,青白相间,透惑不已,恨不得随身就飞到山上去。匆匆租辆的士,随车盘旋直奔云谷寺,转乘缆车上山。

  缆车随着云雾缓缓而上,两旁青山时而秀出云间,时而淹没雾海,而山下谷底却被浓云淹没。走出缆车,遇岔道,一道上光明顶,一道去北海。听从北海过来的游人说,北海雾大,只见雾不见景,于是决定上光明顶。这时天气转寒,浓雾中只辨得出近处的黄山松,在云雾中风姿卓绝。到光明顶时,游人甚多,雾气甚大,站在悬处遥望,天地浑沌一片,白茫茫的什么也看不见。歇息许久,终不见雾散,于是朝西海方向折去。过天平缸后不久,在两扇绝崖中,看到一石笋,直插雾中,只须臾一下,又随雾消失,只剩淡淡的轮廓。不远处就是闻名遐迩的飞来石了。只见突兀而出的悬崖上,叠着更为奇绝的奇石,甚为灵巧,石呈柱形,顶上略尖,遁空悬立,下临深渊,出没于迷雾中。人在围栏边绕挪,时有狂风呼啸挟雾而过,连石带人一起淹没,不敢久留。崖悬松绝,随着雾气,时隐时现,人临其境,真有点儿遗世独立飘飘乎的感觉,真乃华夏一绝!

  下飞来石,至排云亭,是西海观景最佳处,可是雾大,什么都看不清楚。我未到时,雾气散开一会,等我到时,仅抓拍到仙人晒靴一景,只见一块古代靴子似的石块倒挂在高高悬崖上。随后雾气再起,久久不散。只得走开,向西海峡谷深处走去。这里是黄山刚开发的景区,游人尚少,我先天在汤口晚餐时听餐馆的老板娘说过,去西海梦幻峡谷来回需四五个小时,如有时间,很值得一去。于是便独自一人沿着栈道缓步而行,但见松奇石幽,鸟语花开。个头极小的黄山云雀在危崖绝壁间飞来窜去,身手异常敏捷,山崖间有黄山花楸,那白色略带微黄的花树,点缀于山道,幽意顿生,不由得停下来细赏。可是好景不长,脚伤旧疾复发,只得一瘸一拐从原路返回。路上仅遇见两个向我打听去峡谷的游客。返回排云亭时,雾气全散,峡谷深深,一览到底,什么武松打虎啊、仙人踩高跷等诸景,一览无遗。而远处青岫掩映于云气中,随风而动,时掩时现,美不胜收。

  离开排云亭,强支撑伤脚时走时停,过西海饭店,落宿北海宾馆边。时雾尚稀,夕阳未落,还能看得清山景,于是把行李往床上一搁,略加休憩,又朝东而去。不久便到了梦笔生花,梦笔生花离北海宾馆很近。只见众异石奇峰中,一小石峰很特别,下粗上尖,有如笔尖,峰端一松秀出如花。其前方有一峰如掌,峰顶五指翘出,有似笔架,与梦笔生花相呼应,相得益彰,相互衬托,在夕阳的映照下,在奇松异石中,更是“梦笔生花”了,而远处却是云雾缭绕,如梦如幻!

上一篇: 致四十几岁的女人

下一篇: 逛棣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