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
谎话连篇的老公楼下撩野花,被抓包了

作者: 小思瑶 发布时间: 2020年02月09日 13:07:39

  有些不美好,还是早些原谅吧。

  1。

  韦航有个外号:“灰太狼。”,就是荧幕上特别疼爱老婆的那个动漫形象。

  灰太狼有多爱她老婆,韦航就有多爱廖春,几乎可以说是百依百顺,大伙儿可羡慕廖春了。谁不希望有这么个心疼自己的伴侣。

  要置办东西,韦航二话不说,立马去买。他在外跟朋友聚会,老婆一个电话要回家就会丢下朋友;出差在外从不忘记给廖春带礼物……只要廖春有什么要求韦航会使劲浑身解数去满足她。

  相对韦航的好,廖春就显得任性了,时不时地发脾气。要是韦航做的事情她有一点不顺心,她能念叨个好久。家里所有事情都是她说了算,有些霸权主义。

  最霸权的还是生孩子这事,结婚五年,廖春的肚子愣是没有动静,朋友家人都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。年底家庭聚会,长辈们一个劲地催,韦航却笑着维护廖春:“我俩还年轻呢,不想那么早生孩子,况且我公司的事太忙还顾不上这事。”明明是廖春不想生,他硬是把责任揽在了自己身上。

  廖春的闺蜜都劝她,别再折腾韦航了,既然婚姻生活过得舒畅,生个孩子就是添欢乐啊,为什么不生?

  “我就是不想生!”廖春说得干脆,她说现在还不是时候,要等到她确定韦航够资格当爸爸了,她才肯放开肚子生娃。

  2。

  是,廖春觉得韦航还不够资格,心里还有事搁着,她放不下心结。她也不想跟其他人解释,就算说了未必会有人理解。

  那会儿刚结婚不久,家里便来了几个陌生男人,彪形大汉挺吓唬人,韦航好言好语地招待着,却不让廖春听见他们的聊天内容,把书房的门关上讨论。

  廖春好奇,便趴门外听了一会儿,虽然听得不是很清楚,但那些人应该是来讨债的,韦航为了创业筹集资金时通过别人介绍的途径借了一笔款项,数额不少,她当时吓得直冒冷汗。

  那些男人走了之后,廖春找韦航摊牌:“你借了多少。”

  “不多,二十几万,我会自己想办法还的。”韦航眼看瞒不住了,只得说出了实情。

  廖春知道韦航创业,她已经做好了陪他一起奋斗的思想准备,那些向亲戚借的债务也有了心理准备,但是万万没想到还有这么一笔额外债务。

  “结婚前为什么不跟我提?”廖春最受不得别人欺骗,她不是怕承担共同债务,她怕的是在婚姻里没有颗坦诚的心。韦航吞吞吐吐说他担心坦白以后这婚事就黄了,他有自信短时间内还债,所以就把背负债务的事隐瞒了。

  婚姻里最怕的就是谎言,因为任何一个谎言都不可能只有一层,万一韦航还有其他事情瞒着她,新婚的好心情全被破坏了。

  所幸靠着韦航的努力,公司运行比较好,资金慢慢回笼,那笔债务也还清了,并未对生活带来太大的影响。

  但在廖春的心里,这事就跟一根哽在喉咙里的刺,拔不出,咽不下。后来的婚姻生活,廖春只要一想起这事就不痛快,想着法地折腾韦航,不生孩子也是故意的。不过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这种生活也就这样过了五年。

  3。

  韦航向来行踪明确,去哪儿都会像廖春报备,但最近这阵子却失控了,总是要廖春打电话去问才知道他身在何处,最糟糕的是,每次回家都能闻到他身上刺鼻的酒味,就连深夜手机都会忽然响起,一天24小时都在处理公司事务。

  廖春有不好的预感,她担心韦航的公司出了什么问题,最近韦航总是忙得见不着人影,整个人忧心忡忡的,而且频繁应酬饮酒更不是他平时的作风。

  廖春打了个冷颤,过了这么久被宠在手心的好日子,廖春第一次有了危机感。

  她很想问问清楚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但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,因为就算问也问不出所以然。相处这些年,该说的韦航都说了,不该说的还是会瞒着,比如曾经的那笔额外债务。

  虽然这些年廖春一直不让韦航痛快,总是跟他对着干,说到底只是小打小闹无伤大碍,真正看到他愁眉苦脸的样子,不心疼是假的。廖春想等韦航撑不住了,主动来找她倾诉。

  4。

  但是就在等待的阶段,却介入了第三个人,兰梅,韦航的大学校友,虽然一个是建筑系,一个是法律系,但两个都在学生会待过,据说关系还不错,五年前在婚礼上见过。

  那天她在阳台上等着韦航回来,却看见一辆精巧的SMART停在楼下,而车子边上站着的两个人正是韦航和兰梅。虽说没什么亲昵举动,但连续五年都没有交集的人,怎么又碰头了?难道兰梅得知韦航最近不如意,千里送温暖了吗?各种各样的胡思乱想一下子填满了廖春的脑袋。

  那天韦航回家以后,廖春故意询问他:“今天你的车子没开出去,怎么回来的?”

  “公司有聚餐,他们送我回来的。”韦航脱口而出。